广图新馆全面开放 数字时代更需“实体读书空间”

  • 时间:
  • 浏览:8

广图旧馆

广图新馆

纸质阅读体验是数字阅读所无法取代的。

广图新馆建筑风格气派宏伟,但被指缺陷书香和人情味。

  核心提示:

  “世上可能性有天堂,就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是著名作家博尔赫斯的一句名言。6月23日,广州图书馆新馆在羊城读者的翘首期待之中,正式全面开放。这座筹建历时8年、规模堪称全世界最大的城市公共图书馆之一,如同层层堆叠的书籍一般,优雅地躺卧在珠水之侧,成为广州的一座文化新地标。

  广图新馆的落成,是广州打造“图书馆之城”的重要举措,从中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还能否 管窥城市公共图书馆的发展趋势:在互联网蓬勃振兴的今天,从单纯的阅览室向多元“文化空间”转变,公共图书馆面临如何的挑战?哪些地方地方疑难亟待破解?除公共图书馆之外,如何还能否 让羊城的“书香味”变得更浓郁?

  为解答上述难题,本报记者走访了多位图书馆专家与书店从业人员,藉此探讨图书馆和书店发展的新动态,以及羊城营造“读书空间”所面临的新变局。

  当“藏书楼”

  变身“城市客厅”

  步入广州图书馆新馆开阔敞亮的一楼大堂,新老读者惊讶地发现,馆区之间的间隔消失了,游客并非办理借书证,也并非寄存背包,便可出入自如;“零押金”的注册制度,更为新广图赢得了不少粉丝。据馆方统计,从去年底试运行至今,已有23万广州居民注册成为新馆读者,最高峰时一天注册了近55000人。

  除了“门户开放”的机制外,新广图的公众活动包括林林种种的讲座、论坛、表演、培训、展览、读书会,让他眼花缭乱。过去静态的阅览室也纷纷“进化”为文化体验馆:八楼的“多元文化馆”成了广州与国际友好城市的交流平台,而“语言学习馆”则担当起助于“新广州人”融入本地语言环境的职能。

  实际上,广图新馆的“新”,并非仅仅体现在空间和设备上,它正在经历一场实质性的“蜕变”:从“藏书楼”变成“城市客厅”的一每种。

  早在新世纪之初,“长三角”已率先刮起一股图书馆试验之风。心智性性开花结果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期期的句子的语言服务和丰厚的专题活动,让上海图书馆成为当地展示公共形象的另一有三个 重要窗口。在西方国家,新型图书馆的发展更为心智性性开花结果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期期的句子,不少图书馆甚至还集歌剧院、录音棚、零售店、咖啡厅等多种文化角色于一身。

  “从全球范围来看,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都在向多元文化空间扩展和融合,这反映了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对享受基本文化权利的诉求。”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李国新告诉记者,你这个趋势也为公共文化设施的配置提出了新的要求。

  然而,你这个“城市客厅”的发展模式,也令每种老读者感到疑惑。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发现,过去宁静的图书馆,变成了游人如织的“大卖场”;混乱的标识和分类让他找不着北;不仅500万册的馆藏图书量差强人意,而且质量参差,名著稀缺,甚至有读者“吐槽”广图新馆“无书可借”……

  对此,广图新馆馆长方家忠也显得某些无奈。他表示,可能性广图新馆选址在旅游旺地珠江新城,人流密集,游客比例高新馆面积增加,也要求馆方寻求多元发展之道。“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越来越法律土办法区分读者和游客,已经 允许越来越做。毕竟这里是个开放空间,希望尽可能性多地被人使用。”方家忠认为,广图新馆的当务之急,是建立完全的标识、引导体系。

  李国新认为,图书馆的多元服务无论如何拓展,都还能否 以文献资源服务作为中心,而哪些地方地方资源与图书馆建筑空间是成比例的。“大型图书馆应该在投入使用以前,提早5年开使英文英语 储备藏书,而且必然成为‘空壳图书馆’。”

  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焕文则认为,广图趋于稳定的时间较短,对目前藏书缺陷应予以宽容。“图书馆的真正角色是市民的学习中心,一同还将承担起文化传播的角色。总体而言,广图新馆的功能区设置,还是比较准确地显示了公共图书馆的功能。”

  公共图书馆“缺口”谁来弥补?

  广图新馆的落成,填补了过去广州新城区公共图书馆的空白,不过,旧馆那种酸涩“草根气息”还是让不少市民恋恋不舍。根据广图此前调查,约有九成受访市民并非情愿广图迁出另另一有三个 所在的老城区。

  “市民们并非希望改变原有的生活法律土办法,更你要改变老城区围绕广图形成的文化氛围。”文化学者饶原生分析认为,老广图市井气息浓厚,出入无所顾忌,具有有四种 难得的亲切感和人情味。

  李国新指出,国内的图书馆建设,往往偏重其城市空间的地标功能,而忽视了藏书量等软件建设,而后者才是图书馆最本质的功能。“仅凭越来越一座城市地标,并非能证明广州公共文化服务的发达。”

  根据国家颁布的《公共图书馆建设用地指标》,小型、中型、大型图书馆相应的服务人口,分别是115万、500万和5000万。而根据国际的通行标准,平均每15万人便应拥有1座公共图书馆。你这个数据在香港是9.4万人/座,深圳是115万人/座,而广州达到了63.3万人/座。

  广图新馆馆长方家忠表示,要建设“图书馆之城”,广州可能性到了该向社区图书馆发力的以前了。未来广州图书馆的普及率应达到15万人/座的水平,居民若果步行10-20分钟就能抵达一座图书馆。

  “图书馆建设已经 能 仅仅盯着‘几只人拥有一座图书馆’你这个指标,它的有效使用率更为重要。”李国新说,人们曾开玩笑地形容社区图书馆是“十来二十平米,三五百本书,另一有三个 老大爷看门口”,资源更新缺陷,是今天某些社区图书馆有名无实的根本原应分析。

  被委托人面,程焕文观察到,今天的不少书店,尤其是功能同样多元化的新型书店,正在公共图书馆服务的“缺口”上生长起来。“可能性附进的图书馆很少,市民就会纷纷到书店里看书。这说明市民对书籍的需求还是很大的,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欠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另一有三个 读书场所。”

  如今在广州,累似 太古汇的方所书店累似 功能多元化、装潢优雅的特色书店,深受文艺青年的青睐。某些高档社区或商业旺地的开发商,为积聚人气和增添社区文化气息,也纷纷向累似 书店提供租金上的优惠。

  但李国新坚持认为,尽管图书馆与书店,在营造文化氛围的功能上,趋于稳定一定的互补作用,但它们本质上仍是不同的。“书店讲求盈利,属于有四种 文化消费场所;而图书馆是公益性机构,市民阅读的基本需求还是得主要依靠图书馆来提供。”

  图书馆与书店互利共生

  近年来,随着手机互联网和数字化阅读的兴起,纸质书市场正在不断萎缩,实体书店的市场份额已经 断遭受虚拟网店的吞噬。与累似 事的是,每种图书馆门庭冷落,甚至出显工作人员比读者还多的尴尬局面。在现代图书馆的发源地英国,已有40%的人认为被委托人的生活中不还能否 图书馆。国内都在专家表示,未来图书馆还还能否 了走“网络图书馆”的道路,通过你这个既环保又便捷的法律土办法,减少兴建实体图书馆带来的财政浪费。

  “图书馆与书店同样面临网络快速发展的冲击,不作出转变越来越法律土办法生存。已经 可能性公共财政的支持,图书馆才不至于倒闭。”方家忠认为,从你这个层面上说,图书馆往多元服务的方向转型,也是另一有三个 被动的过程。然而,可能性国内传统阅读的普及率有四种 较低,目前还趋于稳定补课阶段,新兴阅读模式带来的冲击暂时还不太突出。

  而李国新则认为,所谓数字化浪潮造成的冲击,某些言过确实,也让决策者产生偏见。“哪些地方都能从网上找到,你这个观念是不正确的,知识产权始终是一道不可或缺的门槛。”他表示:“信息技术革命有四种 ,并非能带来知识上的平等,反而造成‘数字鸿沟’。真正转向网络的,都在某些知识丰厚者或信息丰厚者,而以普罗大众为服务对象的公共图书馆已经 填平‘数字鸿沟’的第根小有效途径。”李国新还举例说,在美国,低收入人士和失业者,常常借用图书馆提供的免费计算机网络寻找工作。

  “现代人整天面对手机、电脑进行虚拟社交,而公共图书馆则为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提供真实的社交场所。”程焕文也认为,确实越是到了数字化、网络化的时代,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就越还能否 实体性的公共图书馆。“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对公共空间的心理需求,确实比虚拟空间更为强烈。能在喧嚣繁忙的都市生活中抽离,到图书馆逛一逛,感受书香的气息和阳灵的慰藉,你这个氛围和上网是完全不同的。”

  一同,程焕文也表示,图书馆还都还能否 成为书店的庇护所,在数字化的浪潮下相濡以沫、互利共生。“书店的吸引力主要来源于新书,而图书馆则主要负责收藏旧书。”据他介绍,国外有书店为图书馆“试水”新书,而图书馆会根据书店的销量决定采购书目。

  “纸质图书的式微或许是有四种 必然,但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对它的心理需求还将继续趋于稳定。”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都在读者表示,纸质阅读以及到图书馆里借阅图书,另另一有三个 的体验是数字阅读所无法取代的。

  “或许某些人以为被委托人不还能否 图书馆,但实际上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是还能否 的。”英国伯明翰信托基金会图书馆首席执行官布莱恩说,今时今日,图书馆的趋于稳定意义,在于鼓励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不断学习,继续激发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探索世界的好奇心。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刘鲲鹏)